賀龍愛將賀炳炎:2個多小時的截肢手術拒用麻藥

賀炳炎是我父親賀龍元帥的一員愛將。在長達20年的革命戰爭中,我父親倚重他、偏愛他,凡遇到險仗、惡仗,不論他是否在身邊,也不論他當時是團長還是師長,都會大喊一聲:“賀炳炎,上!”以至人們善意地以訛傳訛,說他是賀龍的兒子,叫“賀小龍”。

1929年,我父親帶領他在湘鄂西拉起的紅四軍攻占湖北松滋的時候,賀炳炎還是一個孩子,一個16歲的小鐵匠,正吵著鬧著要和他父親一起當紅軍。他父親賀學文手裡拿根扁擔,一路攆他走,他死活不離開。這情景正好被我父親看到了,便好奇地攔住他說,孩子,當紅軍要打仗拼刺刀,你太小了,長高些再來吧。賀炳炎知道我父親是紅四軍中最大的官,抽出插在身後的一把大刀說,我曉得你是賀龍,就想跟你當紅軍,但我爹不讓,說我年紀小個子也小。可我是打鐵的,有的是力氣,你看我們賀家這把祖傳的大刀,我練過七八年了,一兩個人不是我的對手。我父親也從小練武,見賀炳炎有股不服輸的韌勁,仿佛看到了自己當年的影子,一下子喜歡上他了。接著饒有興致地問他,孩子,你打過鐵?會打馬掌嗎?賀炳炎說當然會打,我還會打大刀呢。我父親說,那好,我批準你當紅軍了。

賀炳炎當了紅軍,因為個子矮小,父親把他留在警衛班,讓他掃地喂馬,跑腿送信。

賀炳炎到警衛班才幾個月,就幹了一件驚天動地的事情。這是1929年7月,紅軍在湖北潛江淵博子口與敵軍大部隊遭遇,激戰中,我父親派他去給部隊傳令,要該師從敵人側後發起猛攻。賀炳炎提起大刀便上路了。部隊接到父親的信馬上投入戰鬥,敵軍腹背受敵,很快丟盔棄甲奪路而逃。在返回部隊的路上,賀炳炎蹦蹦跳跳,隨手撿了幾個手榴彈插在腰間。走到一條峽谷裡,他忽然看見幾十個敵人慌慌張張地往葦叢裡鉆,當即舉起大刀,怒喊一聲繳槍不殺!把敵人嚇蒙了。為首的軍官緩過神來,看到他隻是個半大不小的孩子,馬上命令還擊。賀炳炎扯下一個手榴彈扔向敵群,從懸崖上飛身而下,一刀把敵軍軍官劈了。望著天空濺起的那道血光,敵人知道遇上了身懷絕技的“練家子”,嚇得哆哆嗦嗦,再不敢動了。賀炳炎趁機揮舞大刀,命令他們把槍栓取下來,提在手裡。一數,47個敵人47個槍栓,一個不少。

沒幾年,他父親賀學文在鶴峰壯烈犧牲,我父親囑咐部隊擇地掩埋,他感動得伏在我父親懷裡嗷嗷大哭,說我沒爹沒娘了,您和紅軍就是我的親人;我無論有什麼錯,都不能趕我走啊!我父親像摟兒子那樣摟著他,說幺娃子,我正要用你呢,怎麼會趕你走?從今往後我們革命到底,生生死死在一起。

賀炳炎此後如魚得水,陸續升任紅四軍警衛中隊中隊長、大隊長、騎兵連連長兼政治指導員,仗越打越兇,能征善戰的名氣也越來越大。不變的是,他總離不開那把大刀,每次戰鬥都沖鋒陷陣,以命相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