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本秦漢三國小說,我將把鐵血化作永恒的意志讓華夏文明永存不朽

八本秦漢三國小說,我將把鐵血化作永恒的意志讓華夏文明永存不朽

小老弟說,不點關註的話就畫個圈圈詛咒明天你追的小說就要斷更了。

1,覆漢。作者:榴彈怕水。

簡介:努力聞達於諸侯,以求茍全性命於亂世!

作為一個遺腹子,公孫珣很早就從自己那個號稱穿越者的老娘處獲取了人生指導綱領。然而,跟著歷史大潮隨波逐流了一年又一年,他卻發現情況漸漸有些不對了!

這是一個半土著的男人奮鬥在大時代的故事!

精彩回顧:再看看身後剛剛脫離火海,人數已不到兩千兵卒們,他們歪歪扭扭的相互攙扶著,幾乎都是掛了彩。剛剛隻顧逃跑沒顧到身上的傷,現在腦子的弦一松下來,身上的傷口開始火辣辣的疼了,一時間,哀聲遍谷。

管彥嘆了口氣,現在腦子裡隻有深深的愧疚和自責,半個時辰不到就死了三千人!若不是自己的一意孤行,三千人就不會死!若不是自己腦子隻顧著報仇,三千人就不會死!

出師第一仗就打成這樣,以後如何面對田楷?如何面對忠叔?如何面對跟隨追隨自己的將士?

“將軍小心!”紀靈一把揪住管彥手臂,用力往後一拉,破風利箭擦著管彥的鬢角向身後飛去,深深地插在了土地上。

管彥摸了摸鬢角劃痕流出的鮮血,抬頭向前一看,數千人馬自山谷兩側迅速陣列到谷口中央。盾兵在前,槍兵在後,占大多數的弓箭手則在後陣彎弓搭建準備著。

陳登說道:“主公速速沖鋒,勿要使其陣型擺好,擇其一點而攻之!”

2,帝國吃相。作者:牧塵客。

簡介:陳旭一場車禍穿越到秦朝,而此時秦始皇剛剛統一六國失去了人生的奮鬥目標。

在考慮抱項羽大腿還是抱劉邦的大腿之中糾結迷茫很久之後,他給秦始皇敬獻了一個地球儀。

有一天他忍不住指著地球儀說:“陛下,東勝神洲還有一道美味,叫做香辣小龍蝦!”

這是一個吃貨的故事,也是一個不正經的秦朝故事。

精彩回顧:“月下金牛紅線牽,牽牛織女共嬋娟。結成比目得佳配,願做鴛鴦不做仙。”

陳旭如同唱戲一樣踱步抬腿,望天念出四句詩之後唱出後世那首家喻戶曉男女老少都能哼哼幾句的天仙配選段。

“樹上的鳥兒成雙對,綠水青山帶笑顏,隨手摘下花一朵,我與娘子帶發間,從今不再受那奴役苦,夫妻雙雙把家還,你耕田來我織佈,我挑水來你澆園寒窯雖破能避風雨,夫妻恩愛苦也甜,你我好比鴛鴦鳥,比翼雙飛在人間~~”

歌曲很短,隻有寥寥幾句,而且陳旭也隻記得這幾句,等他把最後一個間字的拖腔哼完之後,回頭,才發現陳薑氏,杏兒,牛大石都如同雕塑一樣呆呆的看著他,嘴巴張的大大的,三雙眼睛都在夜色下閃爍著奇異的光芒。

“咳咳!”陳旭忍不住又咳嗽了幾聲,這個場景很詭異,讓他感覺渾身毛炸炸的,於是幹笑著搓著手說,“這本來應該是一男一女夫妻的對唱的曲目,我一個人唱有點兒不太合適……”

“兄長,教我教我,那樣我就可以和你兩個人唱了!”杏兒回過神來興奮的嚷嚷。

“還有我還有我,我可以和杏兒對唱!”牛大石也激動的跳起來。

“你回去睡覺吧,我要和兄長兩人唱!”杏兒不屑的翻白眼兒。

3,我要做皇帝。作者:要離刺荊軻。

簡介:受命於天,既壽永昌。

震奮三世之餘烈,用天下之大義,乃執三尺劍,以做天下王。

朝鮮衛氏王頭已懸漢北闕。

南越趙氏納土內附。

中央帝國,天朝上國,即將成型。

但這還不夠!

朕的眼睛裡,現在隻有匈奴!

帥師伐國,北擒單於問罪於朕前!

精彩回顧:看樣子是有點眼不見心不亂的味道。

隻是除了那四市的印信與令符外,晁錯沒有調撥一個屬官給劉德,更沒有指示任何一個差役協助劉德。

而內史的屬官們見了此情此景,那個還敢跟劉德說話?

想巴結劉德,投資劉德的人肯定有。

奇貨可居的故事可才過去百多年。

隻是這現官不如現管。

別說劉德隻是個皇子了,就是太子,在九卿之一的內史面前,也跳不起來。

當年劉德的便宜老爹劉啟還是太子時,就被張蒼逼的狼狽不堪,甚至有次,連先帝都被迫脫帽謝罪。

所以,當晁錯擺明車馬,表示出明顯的排斥劉德的傾向後,再有想法的人,也隻能把想法藏在腦子裡,不敢表露出來。

否則,晁錯會很高興殺雞儆猴,將那個不知死活的家夥吊起來抽上一萬年,就是死了,以晁錯的性格,他也不介意鞭屍。

簡而言之,劉德在這內史衙門被孤立起來的。

4,庶族無名。作者:王不過霸。

簡介:每個時代總會有那麼幾個天才人物猶如彗星一般耀眼,那些名流千古的,固然不乏天縱奇才,但那些被淹沒在歷史長河之中的人才,又有多少?

陳默最初的夢想,隻是希望能夠光耀自己家族,讓自己這個庶族成為真正的士族,壓過主家,讓他們成為庶族,隻是他從未想過,自己能走的這麼遠,有時候他會思考,若是那冥冥之中的‘神明’沒有選中自己,自己是否還會有今日的成就?

這是一個懵懂少年獲得系統,一步步從一介沒落庶族在亂世中逐漸成長的故事。

精彩回顧:“鄭叔不會騙我。”陳默搖了搖頭,總覺得楊叔不如王叔可靠:“快去叫人吧,這白天趕路他們總會有些顧忌的,就算沒有,我們也可早些回去。”

“也是。”大郎聞言點點頭,跟陳默分開去找人。

夏丘縣城不小,不過眾人的活動范圍卻都集中在幾個坊市之間,找人並不難,很快辦完事情的鄉民便被兩人生召集起來。

“怎的這般早便要回去?”幾名佃農一年到頭,也就這個時候有機會來城裡一次,對於提前集結回去顯然不滿。

“嗯,我們被人盯上了,趁著天色還早,我等早些回去,免得遭了禍事,大家事情辦完了便一同回去吧。”楊叔沒說消息的來源,如果說陳默帶來消息的話,其他人也未必會信,甚至連他自己都有些將信將疑,隻是為求穩妥,所以才召集眾人準備提前回去。

“莫不是前段時間被我們趕走的那幫流民?”一名佃農皺眉道,貌似這段時間要說有沖突的,也就隻有這些人了,其他的,便是跟他們因為水源地域什麼的有沖突的鄉裡,也不會這麼鬼鬼祟祟的行事。

“不清楚。”楊叔搖了搖頭道:“大夥兒小心些,我們走大路,這大白天的,量他們也無膽來惹我等。”

“也好,東西也都買好了,走吧。”幾名佃農以及後來的兩名獵戶點了點頭,各自手提棍棒往城外走去。

5,大秦開局時間倒退三十秒。作者:重別樓。

簡介:蘇劫,穿越成了戰國末年戰場上一名士卒

卻擁有了讓時間倒退三十秒的能力。

於是……

精彩回顧:秦軍一萬人馬五倍於趙軍,驚慌失措之下頓時潰不成軍!

秦軍的廝殺聲,驚動了正在休息的司馬傑,外面的嘶吼讓他頓時明白:“秦軍攻打進來了?他們是怎麼做到的,哪裡來的兵馬!”

此時若說逃跑,根本就是無從可逃,想必一萬秦軍早就嚴防各處,不可讓任何一人逃脫。

“啪……”司馬傑的房門被人一腳踹開。

為首將領正是王翦和之前救他回城的兵家壯士!

司馬傑雙眼凸出來,心中駭然:“你……你到底是何人?”

王翦等人看著驚慌不已的司馬傑,一個個頓時大笑起來。

王翦道:“司馬將帥,又見面了!”

司馬傑悲憤的差點吐血,兩次都是這王翦將他活捉,此刻他還剛從噩夢中逃脫,這才沒有一個時辰!

他的目光投向了一邊的俊秀青年,用顫抖的手指指著他:“你到底是何人?”

青年上前兩步,冷哼一聲,“吾乃蘇軍侯麾下,龍治是也!”

“什麼!?……”

6,從長坂坡開始。作者:秋來2。

簡介:漢中張教主魯社團,

蜀中劉混日子璋社團,

西涼馬騰韓遂馬匪社團,

遼東公孫度沒存在感社團,

江東孫魔法師之愛縱火社團,

許都曹丞相誰瞅我我打誰社團,

光打野遊走不發育之亂世三兄弟社團,

我叫關平,隸屬於實力最為弱小的三兄弟社團的成員,沒錯,我爹叫關羽,我本是一個沙雕網友,結果剛穿越還沒來得及適應大漢的生活,我就要跟隨國際莊趙子龍在長坂坡從這頭砍到那頭了,這個事~其實我是拒絕的(破音!)

精彩回顧:魚在沸水之中。

也隻有被清燉的份了!

還想翻身?

翻身也是個死!

隨著張昭的起身,一場享譽漢末的辯論賽就此拉開了帷幕。

如今江東一號辯手張昭一出場,就直擊劉備方的要害。

隻見劉備方的一號辯手,諸葛亮往前走了一步。

諸葛亮倒是不慌不忙:“我主公要是想取荊州,那是易如反掌。”

張昭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丫的吹牛皮是不用上賦稅的嗎?

誰能料想,劉備方的一號辯手諸葛亮開口就語出驚人。

在座的江東才俊,聽到諸葛亮的話紛紛表示了不屑。

劉備他在新野的時候兵不過萬,將不過關張趙。

他有什麼本事拿下荊州?

7,三國之化龍。作者:鷹狐。

簡介:待天下英雄俯首,

待世間紅顏折腰,

待萬裡江山如畫,

我便化身九天真龍,

護我華夏萬古長青!

精彩回顧:“為何?莫非是看不起我等?”

一個年輕人脫口說道,不少人也覺得有理,微微點頭,再看向李易的目光就不那麼良善了。

“不是,絕對不是,胡桂,你可別瞎說。”

王強趕忙沖那人擺手,這才又道:“李公子說了,既然他吃的是司徒家的米糧,如今又暫為我家司徒的護衛,那他無論做什麼,就必須首先為司徒考慮,不能做出任何可能辜負司徒的事。”

眾人都暗暗點頭,食君之祿,忠君之事,從這話來看,人家是很有操守的。

但馬上又有人問道:“可是這和他進來坐坐有什麼妨礙麼?我們又不是要謀害王司徒。”

王強嘴角的肌肉抽了抽,吞吞吐吐道:“李公子說了,身為護衛,為了大人的安全,當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不能有片刻懈怠,像我們這樣躲到茶舍裡,那就是……就是瀆職,如果他是司徒,定然要罰我們。”

8,曹賊。作者:庚新。

簡介:2011年,庚新傾力打造,一個小曹賊的故事。

精彩回顧:“敢問這位大哥,義陽武卒駐紮何處?”

王買瞪著一雙環眼,咧嘴做出最燦爛的笑容,並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彬彬有禮地詢問道。

被他攔下來的人,剛開始也是和善的還禮,可聽到‘義陽武卒’四個字以後,咻的一下就沒影了。那速度如果放在後世,絕對可以打破世界短跑紀錄,快的驚人,讓王買好不尷尬。

“姐夫,好像有點不對勁兒啊!”

當王買有氣無力的走回來時,曹朋忍不住對鄧稷說:“這個義陽武卒怎麼看上去好像妖魔鬼怪一樣?聽到這個名字,一個個調頭就走。這是第幾個?這麼找下去,得找到什麼時候?”

鄧稷苦笑著搖了搖頭,一副‘我是圍觀者’的表情,表示不太清楚。

說來也奇怪,鄧稷好歹也是棘陽縣的佐史,老資格的吏員。每日處理各種公文,不計其數,卻從未在任何一件公文當中,看到過義陽武卒這個名字。如果不是來九女城,他甚至不知道有這麼一支人馬。義陽武卒?顧名思義應該是義陽縣的鄉勇,但為何會讓人如此忌諱?

那麼本次推薦就到此為止啦,最後“天不生我小老弟,萬古找書長如夜”。

還有別忘記三連喲,點贊,分享,關註。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