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要二胎,婆婆要求兒媳必須順產,男子霸氣護妻:讓她自己決定

生孩子的意義是什麼,或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可所有答案可能都源於一個原因,那就是喜歡,因為喜歡,所以想要擁有。

那些喜歡孩子,懂得為自己孩子負責的父母,他們是快樂的,和孩子共同成長的時光是快樂的,孩子也是快樂的;而那些把生孩子當作任務的父母,他們不喜歡孩子,養育孩子對他們來說是痛苦的,同樣,孩子本身也是痛苦的。

現在社會有不少不正確的觀念,“重男輕女”,“養兒防老”,這讓很多年輕的夫婦和老一輩產生了分歧。“一定要生個兒子”,“孩子越多越好”,這些偏激又隨意的觀點,就真的正確嗎?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我們不能隨意去評判。但更多時候,選擇什麼樣的生活,是否生孩子,這一切都一定要跟著自己的內心走,很多東西,在你愛它的時候選擇它,它才有意義。

張曉婷和張東結婚五年了,張東在一個企業做工程師,兩個人生活幸福,感情一直很好。張曉婷是個閑不住的人,當初懷第一個孩子的時候,張東就讓張曉婷在家休息,可張曉婷在家待了沒兩個月就覺得難受,準備開個網店。

可能是身體不好,加上操心網店的事情,張曉婷流產了,孩子的意外讓兩個人生活受了不小打擊,特別是張曉婷的婆婆,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轉變。

張曉婷的婆婆本身對她不算熱情,但也沒有為難,兩家人各過各地,偶有來往。雖然總有些避免不了的摩擦,但張東總是向著自己,婆婆都不好說什麼。

張曉婷懷孕的時候,婆婆也悉心照料,但她一直反對張曉婷開網店。可張曉婷不聽,張東也讓婆婆別多管,可沒想到出了流產這件事。

從那以後,婆婆對張曉婷的態度明顯有了改變,沒了什麼好臉色,有什麼都直說,起了矛盾總是會說到張曉婷害死了自己的孫子。

自己的孩子沒了,張曉婷心裡也難過,她知道流產是多方面的原因,可婆婆不管三七二十一,隻把責任推到她身上,這讓她心裡也對婆婆起了芥蒂。

在第二次懷孕後,她把開網店的事也推後了,全程都聽婆婆的。這次懷孕,張曉婷的情緒有很大的波動,她一直擔心再流產,又擔心生孩子會要自己的命,每天都是緊張兮兮的。

張東察覺出了張曉婷的不安,試著開導和安慰她,張曉婷心裡有許多焦慮,但她最在意的隻有一個。

有天她問張東,如果自己生孩子有生命危險了,是保自己還是保孩子,張東沒有猶豫地說當然是你,張曉婷心裡一陣暖,誰知道婆婆在旁邊來了一句,那也得看是孫子還是孫女。

聲音不大,張東可能沒聽見,但張曉婷聽見了。這一句話讓她瞬間跌入冰窖,她不可思議地看著婆婆,但她還是選擇把這件事放在心裡,也沒有和張東再說起過。

轉眼十個月過去了,張曉婷也進了產房,張曉婷囑咐張東不管什麼都要以自己的安危為重。張東拉著她的手說一定會的。

生產過程不是很順利,沒多久護士就出來告訴他們,張曉婷難產,需要剖腹產,詢問家屬意見,是否同意。

張東二話不說就準備簽字,可婆婆卻攔了下來,她說到:“這哪個女人生孩子不費勁,讓她自己生,這對她和孩子都好。”

張東沒理會婆婆,他說張曉婷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可婆婆執意不讓,她著急地說到:“她流過一個孩子了,這要是個女兒,再剖腹,那還怎麼要二胎,我們家什麼時候才能有孫子啊!”

婆婆這一席話讓一旁張曉婷的娘家人心痛不已,他們直接質問婆婆到底是孫子重要還是自己女兒的命重要。

張東推開婆婆,大聲說到:“要不要二胎,讓她自己決定!現在我老婆的命重要!”說完就簽了字,還囑咐護士一定要以張曉婷為重。

好在張曉婷沒有出現什麼生命危險,也生了個漂亮的女兒,張東高興得不行。出了院坐了月子,張曉婷狀態好了許多,一次閑聊,她媽媽才把那天產房外的事情告訴了張曉婷。

知道這一切的後,張曉婷沒有多說什麼,婆婆的心思她多少都了解。不過她也明白,日子不論怎樣還得過,身邊陪伴自己的這個男人,是在乎自己的,那就夠了。

北方情感寄語:

孩子,是夫妻兩人愛的結晶,是一個家庭的重要部分。他的存在,應該是一個感情的紐帶,而不是一場利益交換。

想要有一個孩子的時候,是在夫妻二人都做好的充足的準備,有能力去面對這份責任,是真心的愛他,期盼他的到來的時候。應該在意的是他是否健康,而不是他是第幾個,又或者是男是女。

生孩子是夫妻兩人的事,不管生不生或者什麼時候生,都應該聽從自己的決定,不因他的性格而對他差別對待,不會在未來某天想起來後悔,這既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孩子負責。

女人在婚姻生活中,會遇到太多問題,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但不管發生什麼,心裡都要明白,丈夫才是陪在自己身邊的那個人,隻要他理解你,尊重你,將你放在第一位,那其他的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

對於婚姻和孩子,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不管做什麼選擇,都要以夫妻兩人的利益為重,遵循自己心裡的想法。夫妻兩人要商量著來,未來想起來是不後悔的,是兩人能夠承擔的,這樣的婚姻才是對彼此負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