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今日頭條也成了鍵盤俠

我從來沒有想到,有一天今日頭條這樣的大公司也會成為一個“鍵盤俠”。

在百度百科的釋義當中,鍵盤俠是一個網絡詞語,指部分在現實生活中膽小怕事,而在網上占據道德高點發表”個人正義感“的人群。

這個人群通常借助網絡躲在背後,不敢實名發聲,同時對自己和他人行使兩套道德標準,一套使用在自己身上,一套使用在他人身上。

比較經典的有關鍵盤俠的案例,一則是看到某富翁又花了多少錢買了豪車,購了豪宅時,鍵盤俠們的言論,“為什麼不把錢拿出來去支持山區”,在他們發表這些言論時,完全忽視自己從來沒有為慈善事業捐贈過“一毛錢”。

另外一則,在看到別人使用日貨,美貨的高檔產品時,行使自己的道德標準,“崇洋媚外,為什麼不支持國貨”,在他們發表這些言論時,完全忽視自己同樣也在使用一些日貨、美貨。

你看,鍵盤俠的特性某種程度上和今天的今日頭條是多麼的相似。

5月30日,今日頭條向它的用戶推送了一篇文章,標題為《新華社:要多少文件騰訊才肯收手》,這篇文章在短短的數小時內刷爆科技圈,然而關註的焦點不是本文的內容,而是四個主體,新華社、今日頭條、騰訊、遊戲。

這樣的一篇文章,熟悉媒體規則的會知道是怎麼回事,這不是我們要去討論的重點。

我們所要討論的是,今日頭條重點推了這篇文章,並改了標題,另外,在事後表示把這個鍋甩給了百度新聞。

在這起事件當中,無論是事前引用這樣一篇“稿件”,還是事後對百度新聞的甩鍋,你看這多麼的像一個鍵盤俠借助網絡,猥瑣的匿名躲在屏幕後面的樣子。

而除了匿名躲在網絡背後之外,今日頭條的“鍵盤俠”特性,更多其實體現在兩套行為標準上。

在今日頭條對騰訊行使的道德行為標準當中,將“遊戲”視為影響少年兒童成長的東西,但是另外一面是今日頭條自己在遊戲產業“吃相難看”的事實。

在今日頭條的客戶端當中,到底是什麼時候出現遊戲廣告的沒人說的清楚,可以知道的是,在純粹的第三方渠道於2015年左右開始下滑時,以用戶對內容的需求作為強引導的內容分發模式開始興起。

另外,2015年恰逢今日頭條在流量上開始爆發式的增長,流量紅利源源不斷。因此,當時開始出現大量的遊戲CP在今日頭條上投放廣告。

對於這樣的現狀,今日頭條似乎並沒有像它聲討遊戲時那樣的“大義凜然”,更多的是一種來者不拒,隻要不是真正涉及一些底線問題的遊戲,隻要廠商給錢,那麼今日頭條就會給資源去推。

結果上是,在今日頭條上,出現的很多遊戲實際上是一些所謂的“快餐式”換皮遊戲,遊戲的品質無從談起,我們在網頁端所看到的那種“一刀99,屠刀寶刀跟你走”式的遊戲在今日頭條上隨處可見。

到了今天,遊戲已經成為今日頭條的廣告體系當中與電商、金融相媲美的業務,甚至單論細分行業,遊戲可能是今日頭條廣告業務當中最大的一個環節。

根據遊戲行業相關人士的透露,目前今日頭條一個CPA的價格已經高達100元。

這樣的特性也傳導到了抖音上,根據App Growing發了首份抖音數據,4月24日-5月14日期間,抖音上出現了247款遊戲共計914個廣告,而非遊戲類應用是106款,523個廣告。

遊戲行業近乎是所有非遊戲類的兩倍。今日頭條當中遊戲廣告出現的頻率可見一斑。

而僅僅當一個流量販子並不能完全滿足今日頭條,但是早在今年2月,有爆料稱今日頭條正在準備佈局遊戲聯運項目,並在招聘網站上進行遊戲內容運營人員的招聘工作,在招聘介紹中今日頭條把遊戲聯運項目定為了2018年的重點項目之一。

而在這條消息更早之前的幾個月前就有消息稱,張一鳴跟某遊戲公司見了面,傳聞也動了投身遊戲行業的心思。

白鷺引擎CEO陳書藝在朋友圈裡曾發佈信息證實了這一猜測,根據陳書藝所說,頭條自己在佈局遊戲,談的每一家基本前提都是控股或完全收購。

今日頭條對於遊戲有著更為強烈的渴望,將流量轉賣給別人,不如自己消化,將利益最大化,這與當年百度所啟動的“中間頁”戰略相符。

一邊罵著競爭對手,一邊不停的提起遊戲有害論,但這卻又不妨礙今日頭條在遊戲行業的一步一步深入,這似乎是一種人格分裂,在面對別人的時候,道德標準無限拔高,在自己身上,道德標準無限降低,做足了一個鍵盤俠該有的樣子。

而在陳書藝的這條朋友圈當中,實際上還提到了另外一點,頭條在和遊戲廠商談判過程非常傲慢,眼光高而且甲方姿態。

這樣的態度其實早已經說明問題,今日頭條或許真的看不起遊戲,看不起遊戲廠商,但迫切的希望遊戲給自己帶來更多的營收,在它的眼中,遊戲僅僅是一個低俗的賺錢工具而已,這種態度,對於整個遊戲產業的從業者,對於遊戲玩家而言,是不可原諒的。

“我罵遊戲,我靠遊戲賺錢,我看不起遊戲公司,我推三俗遊戲,但我知道我是好今日頭條,是一個好的鍵盤俠。”

實際上,這樣對自己和對別人兩套行為標準的事情在今日頭條身上太多了。

比如抖音連發了幾篇文章哭訴微信對它的封殺,我們暫且不去討論是否像騰訊所說,抖音不具備互聯網視頻的相關資質這個問題。

我們要討論的是,今日頭條一開始就不允許出現任何微信公眾號二維碼的事實,而在今年1月24日,今日頭條官方頭條號發佈的一則公告,自2018年1月24日起,禁止推廣微信、微博等第三方平臺賬戶,觸犯規則或對賬戶進行扣分和禁言處罰。

此外,根據某遊戲公司總監所說,僅僅是因為文章裡出現騰訊兩個字,且這款遊戲產品和騰訊相關,這篇文章就因為低俗無法在頭條號上發佈。

這是不是又是兩套行為標準的現實寫照?

這些之外,盜版內容的版權問題和內容低俗一直是今日頭條不可回避的兩個問題。在2016年張一鳴接受《財經》專訪時張一鳴表示,頭條的價值觀是提高分發效率、滿足用戶的信息需求。

用戶需求,是今日頭條面對這一切爭議的官方口徑,那麼今日頭條怎麼看待中國超過5億遊戲用戶的事實,這5億用戶遊戲的需求,或許因為是今日頭條競爭對手的需求,就不再是用戶需求了,而是一個惡的東西,相反今日頭條的盜版、低俗內容因為是用戶需求,就是一個美的東西。

六神磊磊有一篇名為《一個“鍵盤俠”的知識構成分析》的文章,在這篇文章的開頭,六神磊磊寫到:

“鍵盤俠”要形成戰鬥力,還須依賴一門高深內功,叫做憤怒神功。它必須由一些網絡熱點事件激發,使“鍵盤俠”不斷發射幾種可怕的武器:逼人表態、猛爆粗口、深挖陰謀、牽強附會等等。主要訴求一般是“凌遲這些壞人,當街示眾”“把人渣們全家女性都強奸,看他們怕不怕”等等。

與賽亞人的升級情況類似,“鍵盤俠”的武功練到一定層次,就將進化成“愛國鍵盤俠”,相當於超級賽亞人。“愛國鍵盤俠”的必殺技是“沖天憤怒”,發功的時候,他們往往要念誦一種神秘的心法口訣:“是中國人就轉起來……是中國人就轉起來……”

“鍵盤俠”要形成戰鬥力,還須依賴一門高深內功,叫做憤怒神功。它必須由一些網絡熱點事件激發,使“鍵盤俠”不斷發射幾種可怕的武器:逼人表態、猛爆粗口、深挖陰謀、牽強附會等等。主要訴求一般是“凌遲這些壞人,當街示眾”“把人渣們全家女性都強奸,看他們怕不怕”等等。

與賽亞人的升級情況類似,“鍵盤俠”的武功練到一定層次,就將進化成“愛國鍵盤俠”,相當於超級賽亞人。“愛國鍵盤俠”的必殺技是“沖天憤怒”,發功的時候,他們往往要念誦一種神秘的心法口訣:“是中國人就轉起來……是中國人就轉起來……”